首页 >> 民生舆情

个税问题引争议如何改变最合理营养

民生舆情  2021-01-09 05:56 字号: 大 中 小

核心提示:近年来,我国个人所得税改革一直是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热点话题,尤其是在每年全国“两会”期间,关于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提案和呼声,更是将个人所得税的讨论推向高潮。

近年来,我国个人所得税改革一直是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热点话题,尤其是在每年全国 两会 期间,关于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提案和呼声,更是将个人所得税的讨论推向高潮。今年 两会 ,个税问题再度成为热议焦点,部分代表委员建议改革方案征求民意。工薪族认为适度上调个税起征点较为合理,也有友呼吁对二孩家庭减税。而对于个税问题,财政部部长 则表示,单纯提高个税起征点是不公平的。那么,2016年个税将有哪些新的调整?个税改革又将带来哪些有利于民的变化呢?

直击税制 痛点 突破改革窘境

月7日,个税改革成为 两会 焦点,同时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对个税的再度关注。作为事关国计民生的财税改革历来是民众关注的热点话题, 不动产营改增 取消环保节能产品消费补贴 养老保险税收优惠政策试点 2020年前完成税收法定政策 等提案在获得眼球的同时,也获赞无数。在 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 会上,财政部部长 面对 个税起征点为何不提高 税制将如何变化 ,以及 个税改革方案进展如何 等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尖锐问题,他表示 个人所得税面临着税制不合理的问题 ,并重申了简单地提高个税起征点不是改革方向,改税制才是个税改革的治本之方。 明确表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改革方案已经提交国务院,今年将把个税方案提交全国人大审议。

对于个税改革问题,各位代表委员也纷纷建言献策,传达民意。全国政协委员余渐富从当前的个人所得税背景框架、物价浮动水平以及综合税制改革的时间跨度等方面着眼,建议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调整为6000元。全国人大代表、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则认为, 提高个税起征点,可以让工薪阶层有更好的消费能力 。她建议,将个人所得税免征额度提高至5000元,同时调整企业主征收个人所得税方式,平衡个税征收总额。全国政协委员、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也认为,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居民倍增计划后,现行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仍需进一步大幅度提升。目前,月收入 500元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在当前形势下仍然偏低,以工薪阶层为社会主体的纳税人的个人所得税负担偏重。

实际上早在1995年,就提出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制度,20余年过去了,这一目标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实现。据了解,以综合与分类相结合为目标的个税改革,将对现行11项分类所得中的劳动所得进行适当归并,统一为综合所得。并逐步建立 基本扣除+专项扣除 的税前扣除制度,包括子女教育、职业教育、首套住宅按揭贷款利息等逐渐被纳入专项扣除项目。适时引入家庭支出申报制度,优化税率结构。与此同时,为配合个税改革推进,个税纳税人识别系统、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也将加快建立。

单纯提高起征点不公平

中国现行个税制度是分类所得税制,具体被分为11类,分别是工资、薪金所得;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

普通民众最关心的是工资薪金所得个税,这类税收收入占所有个税收入约七成。工资薪金个税起征点,也就是工资薪金所得的费用减除标准,自2006年由800元提至1600元后,2008年再被提至2000元,2011年则提至 500元。此后,对个税起征点提高的呼声一直未断。

有友认为,当前个人所得税综合与分类结合的税制改革仍在 试水 阶段,仅仅调整个税起征点,确实只能减轻普通劳动者的税收负担,而对绝大多数的高收入者来说是九牛一毛。但如果连个税起征点都不调整,岂不是对普通劳动者更不公平?

对此,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表示,一个人的收入无论来源于什么渠道,都应当在一定的范围内进行归集,再根据收入水平适用一个综合税率表。而且以 人 为中心,也更容易考虑不同纳税人的实际生活负担,让税制更为公平。普华永道中国个人税务咨询合伙人张健菁表示,中国各个城市的发展情况不同,各人收入状况也不同,简单地提高工资薪金个税起征点只是 一刀切 ,的确很难做到公平。

如何改革合乎情理

那么,当前个税改革的方向将如何体现公平呢?

由于分类所得税制难以做到调节收入分配和实现税收公平,国际上采用分类税制的国家非常少,目前仅有中国和非洲、西亚一些发展中国家仍在使用。大多数国家都采用综合税制或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所谓的综合税制,是指且受到产能过剩压制对于纳税人的各类所得,不划分其来源均视为一个所得整体,汇总计算后适用统一的宽免和扣除规定。按照适用的税率计算应纳税额的课税模式,实践表明这种税制更能体现公平性。 则表示,我国税制改革的主要方向是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制,合并部分税目作为综合所得,适时增加专项扣除项目,合理确定综合所得适用税率。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学诞表示,根据我国国情,第一步将实现小综合,即对现行11项分类所得进行适当归并,可将经常性劳动所得确定为综合所得,将资本为方便学生创业性所得仍作为分类所得,并适当考虑综合所得与分类所得的税负平衡问题。所谓经常性劳动所得,主要包括个税中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等分类税目。资本性所得则主要包括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以及财产转让所得等税目。

张健菁则表示,目前呼声最高的是将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税目合并在一起。以前分类所得税制下,收入相差一元就可能面临两个高低不同的税率,很不公平。而采用综合税制后,如果把所有收入放在一起,并通过就可以领取回自己的包裹。便利店也已经不再只是提供生活用品的商铺综合的减除标准和专项抵扣后,税负和收入就比较公平了。

基本扣除+专项扣除

张学诞表示,借鉴国际经验,逐步建立 基本扣除+专项扣2013年7月25日除 的税前扣除制度,是个税改革的方向。可在现有工薪所得基本扣除额的基础上,适当增加教育、医疗等方面的专项扣除。他表示,我国目前工薪所得 500元的费用扣除标准,约占2015年全国城镇职工平均工资的70%左右,该比例大大高于国际上实行综合税制国家的平均水平。在改革中不宜再简单地提高基本扣除标准,而应与专项扣除项目统筹考虑,为专项扣除项目预留空间。专项扣除项目和标准应兼顾个人及其家庭的个性化支出因素,更好地体现税收的公平性原则。

也提出了未来个税专项抵扣的方向。他表示,综合所得个税改革很复杂,因为最终要把个人所得收入,即11项分类所得综合在一起,然后再做一些分类的、在工薪项下的专项扣除,这并非易事。 比如个人职业发展、再教育的扣除;比如基本生活住宅的按揭贷款利息的扣除;再比如抚养一个孩子,处于什么样的阶段,是义务教育阶段,还是高中或是大学阶段,都要给予扣除。当然我们现在是放开 二孩 了,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标准,真正的费用到底是多少,也不太一样。税法也不能说大城市就多点,小城市就少点,总是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除此之外,还有赡养老人,这些都比较复杂。需要健全的个人收入和财产的信息系统,必要时还需要适当修改相应的法律。 称。

针对社会广泛关注的首套住房按揭贷款利息抵税,张学诞表示,这肯定是未来的改革方向,但短期内能否出台还很难说。而诸如医疗、教育专项扣除,张学诞认为国家会出台一个统一的扣除标准,而非单纯的 实报实销 。

兰州治疗男科
宁德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吉安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