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呼声

庸人还真第一百一十六章怪妖左柱国下

民生呼声  2020-07-02 14:35 字号: 大 中 小

庸人还真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怪妖左柱国 (下)

国产动画大冒险

站在壶口下方仰望黄河,人人都会感叹造物之神奇,尤其是夏季雨汛刚过,秋雨又来,壶口处的水流比往常足足宽广了十倍,夹带着无数黄沙的河水奔腾而下直降三百米,水声轰鸣如雷,溅起的水幕能远出几里路。

游人基本都要到山阴和陕阳两个省份的观瀑景点才能体会李白诗中‘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意境,出了景点,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靠近河面,否则被警察和保安叔叔抓住可上要罚款甚至拘留的。

其实就是管理人员睁只眼闭只眼也不会有人跑到壶口下流的河边去耍,雄壮姿肆的天上河到了这里就变成静静流淌的黄泥汤了,要抓传说中的黄河鲤鱼也绝对不是此处,岸边尽是寸草不生的黄土地,连根借荫的树都没有,跑这里晒活人熬人油啊?

可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此刻在壶口下方的河岸边,就有一位身穿中山装,头发半白半黑,精神矍铄的男子正在垂钓。

他盘膝坐在这里也不知多久了,火辣辣的太阳兜头照射下来,就算是初秋的天气也热得厉害,别说他这种看上去年过五旬的中老年人,就是二十刚出头的年青人也未必熬得住。可他端坐岸边微微含笑,面上额上连半滴汗水都不见,两名站在他身后的年轻男子都有些禁受不住了,他却仿佛如沐春风般轻松惬意,只盯着手中那根比普通钓竿粗了足足两倍的鱼杆,叫了一声:“孽障,今回你还走得了麽?

你本来在长河修行,倒也算老实,我也懒得管你,谁想到你胆大包天2015年,竟然干犯天道,伤人害命,可就休怪我楼天成心狠,要坏你修行了!着!”

男子握住钓竿的手轻轻一抖,纯钢打造的鱼杆杆体竟然出现了一圈圈涟漪,沿着杆体层层推进,到了杆头处轰然爆出一股强大的气劲,在水面上方狠狠炸裂开来!

这根奇异的鱼杆上根本就没有鱼线,更没有鱼钩,竿头直垂进河水中,根本就是他的独门武器。随着真气暴开,水面竟被炸出一个方圆百米的大洞,几十米深的河水竟被全数排开,现出了一条长有三四米的巨鱼。

这条鱼怕不有两三百斤重,周身鳞甲如轮,片片都似钢铁铸成,恐怕就是长枪利刃落上去,也最多只能留下几道白痕,可是被他真气一炸,鳞片竟然片片碎裂,鱼血狂涌而出,巨鱼想要挣扎逃走,却被男子真气隔开了河水,只能在烂泥中拼命扭动。

男子长啸一声,脱手将鱼杆掷出,而后飞身而起,踏杆前行,正如当年禅宗初祖达摩祖师一苇渡江的神奇,到了巨鱼上方,狠狠一拳击下,将鱼头击得粉碎。而后回身、收杆、浪平,鱼尸被河水卷走,河面上只留下一片嫣红,被河水一点点冲淡,最终会烟消云散不留下半分痕迹。

两名年轻男子痴痴地望着他,就如同望着心目中的神明,楼天成,华夏公安部直属特案机构第一人,不知道胜过多少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国术宗师,却始终声名不显,英名只在系统内传诵。

在他们眼中,楼天成就是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是他们穷毕生之力也只能仰望的存在。

“可以上报给部里了,黄河鱼精已灭,910案件可以就此结案了。另外要地方上的同志做好受害人家属的安抚工作,那些为黄河清淤的工人都不容易,该算工伤的就要给人家算工伤,该给抚恤的一分钱也不能少,我们特案机构会一直关注......”

“师傅放心,您从来都是心系底层民生,地方上有资格知道我们特案机构的领导同志都明白的,谅那些施工单位也不敢乱来......”

“小六,早就对你说过了,出任务的时候不许叫什么师傅。”

一名年轻男子恭敬地道:“是师......不,楼厅,江淮省的白处已经等候很久了,要不要让他们过来?”

“哦,白敬生来了?让他下来吧,上次见面还是在燕京,一别三年,他现在倒是越来越干练了。”

楼天成抬头看了看停在上方河岸的一辆警车,此刻正有个身穿警服的胖胖中年男子站在警车旁对他微笑,还遥遥向他敬了个礼。这里方圆五里内都已经被警方封锁了,只有一定级别的自己人才能进入,白胖子来得很巧,刚好将他力斩鱼精的经过看了个清清楚楚。

让楼天成满意的是白胖子的表现,他斩杀的这条鱼精算是华夏开国以来少见的精怪之一,那些负责禁~严的武警战士远在几里外,根本看不清这边发生了什么,两名弟子兼手下见多识广仍是难免惊奇。

白胖子不过是江淮省特案机构的负责人,平时虽然也处理些‘古怪’的案件,可像这样一条修炼了最少五十年的鱼精他是肯定没见过的,刚才他将斩杀鱼精的过程看得清清楚楚,居然仍旧是一脸淡然,倒是让楼天成对这个属下有些另眼相看。

见到楼天成招手,白敬生一溜烟跑下堤岸,来到楼天成身前就是‘啪’一个标准敬礼,笑嘻嘻地道:“老领~导,您刚才可真是神威凛凛,我都快看傻了。”

“行了,我不过是将武家炼气的功夫打磨到了极致而已,可还是跳不出武道这个圈子,距离真正的修真大道还远着呢......老白,你这次赶来壶口是为了什么?该不会只是为了来拍领~导的马屁吧?”

白敬生似乎是存心要卖关子,竟然不答反问:“老领导,这条鱼精好大,居然惊动您亲自出手,莫非是它惹下了大案子?”

“嗯,这条鱼精最少有五十年以上的道行,正处在由精成妖的当口,竟然妄想借人血肉成妖,被它杀害了几个负责清淤的工人,地方上将这个案子上报,我才知道壶口出了精怪。”

楼天成有些诧异地望了白敬生一眼,随口应道:“敬生,近来华夏不宁,只是最近两年就出了不少怪案,一些是涉及鬼祟、一些却是涉及精妖。哼,华夏建国之后律法森严,怎能容得它们胡作非为!你要替我盯紧了,江淮可是经济大省,要保证绝对的和谐稳定,如果有这类怪案发生,自己能处理是最好,否则要第一时间上报。”

“是,老领导放心......”

白敬生看看楼天成,压低了声音道:“两年前我们查处了一个非法组织,怀疑是清末妖教的余脉,记得那个‘教主’曾经叫嚣什么‘天地大变、灵气重复’,华夏早晚要成修者乐园,难道这是真的?”

“假的不能再假了!敬生,你也是特案部门的老同志了,这种谣言你也信?”

楼天成微微冷笑道:“天地灵气也是一种资源,上古时神圣辈出,就没听说他们经过什么刻苦的修炼,可是到了中古、近古时代,天地灵气便已渐渐匮乏。

于是佛家开始修炼阴神妄图借此转世长存,道家转托内外丹道、符箓咒法,哪一个不是迫不得已的改变?

更别说到了现在这个末法时代,想要每天呼吸到新鲜空气都变成了一种奢望,这种环境下天地灵气还能复苏?根本就是骗人的鬼话!

最近几年出现了很多鬼祟精怪,其实是另有原因,跟天地灵气复苏毫无关系,你口中的那个‘教主’不过是邪门歪道,妄想愚~民罢了。”

白敬生目光一紧:“老领导,那究竟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就连我这个级别也只是有所风闻,你就别指望打听内幕了......”

楼天成有些玩味地看了他一眼:“你只要知道未来几年会有更多的‘古怪’案子出现,道协、佛协的高人们都会渐渐出世、甚至还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存在也要来分一杯羹,咱们特案机构的担子可重啊?要抓紧机会扩充实力,多纳奇人异士。

你在江淮,江淮自来钟灵敏秀、地灵人杰,多留些心,若是能找寻到这类奇人,我就算你一个大功劳,日后你离开江淮到燕京来也是大有可能的......”

白敬生嘿嘿一笑:“老领导,我就等您这句话呢。不瞒您说,咱江淮省楚都市可是出了一位小真人,名叫许长生......”

“就是前段时间络上挺出名的许长生吧?听说几位超级富豪和芝麻开门的马总都去拜访过他?不过这么年轻就成络红人,太过轻浮了,顶天了又能有多大的道行?我看多半又是李大师王大师一流。”

到了楼天成这种高度,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红小真人,胡子清之前也是受命于白敬生秘密调查许长生,时机未到白敬生也不会贸然上报,因此楼天成并没有认真关注过许长生这位小真人。

“老领导,您先看看他参与过的两个案子,另外我们的侦查员胡子清如今就在祥云观,据她观察说,这个许长生绝非常人,怕是有些真本事的......”

“土地庙精神病人这个案子虽然有些古怪,倒是没什么,云龙湖朱山这个案子倒是有些意思......”

楼天成翻阅着卷宗,目光微微闪烁:“如今这个许长生在哪里,还在祥云观整天闭门不出麽?”

“他随一个叫王强的人去了川中从高度约15公里的近月点开始动力下降。着陆后。王强也是我们的同志,十年的老刑警了,这次忽然请了事假,就和许长生一同飞去了蓉城,飞机还是芝麻开门公司马总给安排的......”

白敬生偷偷看了楼天成一眼,小心翼翼地道:“根据我的调查,王强应该是为他女朋友的事请许长生出手帮忙,他们可能......或许......大概是去了锁龙岭......”

“什么!”

楼天成手一抖险些将卷宗抛落:“锁龙岭?是自称左柱国的那只老乌龟的领地啊!这只老妖性情古怪,最是难缠难惹。你在特案部门多少年了,难道不知道锁龙岭是我们内部列出的三大禁地之一?那个王强还是我们自己的人,你是怎么管理手下的!”

“老领导,王强是楚都市局刑警队的,他也不归我管啊......”

“行了,不出问题则罢,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也是责无旁贷,别总想着推卸!小六,通知山阴省厅,用最快的速度为我准备一架直升机,从这里去川中过了秦~岭就到,或许还来得及!”

聊城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阜阳白癜病医院
益母颗粒与益母草效果怎样
日照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三门峡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三门峡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推荐资讯